歌尽阳关柳依笙

胡椒属性,大写的爱胡歌!
坚持以胡歌为中心cp不动摇!
其他cp傅余,情敌组,蛋哈,银桂,业渚,叔侄,风白,都吃!

我的耿直影帝(苏靖/殊琰,短篇)

两次被打断的我真的是眼泪掉下来,写篇长评真不容易,简直是血泪史!!!不过还是要恭喜鱼你终于写完了,完结撒花~\(≧▽≦)/~啦啦啦

话说,虽然鱼写出来的文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啊,我的文风是比较傻白甜,毕竟电视剧已经够苦的了,我又何必在同人里再发刀子【我果然是亲妈】

鱼的文里总是有种蔓延着淡淡粉色啊,就是甜甜的日常啊,哪怕是分离都是很恬淡的感觉,所以我真的很喜欢啊,因为讨厌那种无病呻吟的虐,莫名其妙就分手,就吵架,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呢,如果不能相濡以沫还不如相忘于江湖,日子过得平淡,也没什么不好啊,这种淡淡的日常啥的最有爱了!

文里面对的竹马设定还蛮出乎意料的,在我一开始的设定里面其实是完全没关系的两个人因为相互吸引才走到一起的,但是没有想到其实两个人如果一开始就认识也很有爱啊,竹马竹马,两小无猜更甜了,姐姐弟弟啥的。

因为原目标是发糖,所以鱼的文里通篇的糖吃得我齁死,然而完全不怕,请再来更多的糖!!!这一对的甜太不容易,尤其是每次被一世真深深的刀插了满身之后,需要一口糖来缓解一下。

小甜饼啥的请再来一打,我不怕齁!!!就酱了,我如果有了新脑洞,会让你继续写的↖(^ω^)↗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虽然不够长,但是还是希望你喜欢,鱼~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PS:终于完结了这篇,谢谢歌尽 @歌尽阳关柳依笙 的影帝梗,虽然我越写越歪,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喜欢,你是真爱啊QAQ我能求文评不?


下篇(完结篇)

 

萧景琰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知道林殊想和自己并肩的。

 

“小殊,你是做好准备进演艺圈了吗?”

 

两个人,一罐啤酒,林殊噗嗤一笑,喝了口啤酒,笑道。

 

“我想去更大的舞台唱歌,只是没想到你已经那么快就有如此殊荣了,我觉得你很厉害。”

 

林殊发自内心的赞美让萧景琰怅然。他垂眸,平静的说。

 

“其实我很羡慕你,有这样快快乐乐的童年,包括现在有那么好的机会。我···为了成为演员,付出了很多代价,这些都不是一句话可以羡慕的·····”

 

“······”

 

林殊沉默了一会儿,他知道萧景琰说的这些话里透露出的感怀,一时间也没什么话可以安慰他。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景琰,你做演员开心吗?”

 

萧景琰双手撑在地上,抬头望向繁星闪烁。眼睛里都有着星星一样耀眼的光芒。

 

“是啊,我很开心,演员这两个字在我心里份量很重,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演戏。”

林殊也弯眉一笑,侧头看着萧景琰。

 

突然风一吹,林殊想到了一件事情,楼下住着一户人,姓晏的,还是个老中医。他家后院种了一棵梅树,腊月开寒梅。

 

林殊刚刚问到那股花香了,于是就想拉着萧景琰去赏梅。

 

“景琰,跟我走,带你去看一个好东西····”说着就拉紧了萧景琰的手。萧景琰却恍惚着两个人交握的手。

 

“去哪?”

 

原来就在楼下庭院,萧景琰看到了那颗梅树,根茎粗大,树上还开着几株梅花蕊,花瓣嫣红,霎是好看。

 

“好看吗?”

 

萧景琰下意识的回答“好看····”

 

“嘿嘿,那好,景琰你等一下····”

 

“诶?”

 

萧景琰回过神来已经迟了,林殊快步跑去院墙边,纵身一跳,抓住那粗大的一枝干,慢慢爬上去。

 

萧景琰看这深夜的街道,除了路灯就只有他们俩,萧景琰四顾一看,脱口一句让林殊小心注意。林殊那大大咧咧的性子倒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萧景琰无奈的笑着。

 

直到林殊小心翼翼的靠近最上边的梅枝,伸手一使力一摘,他开心的扬着那梅花枝,对着萧景琰喊。

 

“景琰,这次可得好好接着这梅花啊!”

 

林殊这一嗓子喊得,萧景琰差点没笑岔气,想起小时候林殊给自己摘梅花,小小的身子爬上爬下仿佛不知道疲累,这小霸王今天倒是又去别人家庭院摘梅花,萧景琰扶着电线杆,笑着点点头。

 

“你快下来吧。我看那老伯家里是有人在的,你就不怕被人追着打啊?”

 

“哈哈,不会的,我之前偷偷摘过,这老伯不会发现的!”

 

“谁说我不会发现的?!嘿你个小兔崽子居然来我家偷花!!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说着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家拿着扫帚就出现在门口,气的满脸通红,拿着扫帚就拍着林殊。

 

“你给我下来!!别把我家梅树给压坏了!好的不学好,坏水就一肚子!”

 

在树上的林殊七躲八躲,抱着树干就想下来。

 

“诶,晏爷爷,别打了!我这就下去给你赔礼道歉!”

 

萧景琰见状,忙去给那位老爷爷道歉,只见林殊找准机会就带着那梅花下来,转身拉着萧景琰就跑。

 

“诶,林殊,你这样做老爷爷会被你气坏!”

 

“哈,所以才要立刻就消失,不然晏爷爷的花白胡都要气飞了!”

 

萧景琰想到那个画面,笑得更开,林殊看着他笑,自己嘴边的酒窝也慢慢显现,心底更是沉溺于这种温情的交往。他想起小时候的玩笑,说长大要娶景琰,可没想到长大后他越发的不敢和萧景琰说自己的心思,只是想着能和他并肩,那便足矣。

 

翌日,萧景琰带着一朵梅花进了公司,助理大哥看到萧景琰拿着花笑容彦彦的模样,顿时脑洞大开,以为萧景琰瞒着公司谈了恋爱。

 

于是助理大哥就时不时的被公司勒令好好注意景琰的一举一动,萧景琰也被公司上层叫去开了个小会,敲击一席话,让萧景琰哭笑不得。同时也很无奈自己现在被公司人处处护着,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封锁,就开会教育。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准备,林殊已经确定为演唱萧景琰主演的《大梁轶事》的片尾曲的的新人,梁人影视就是以敢启用新人出了名的,之前萧景琰就是很好的例子,年纪轻轻就夺得了影帝,现在林殊则更是,他在网上已经积累了大批喜爱古风歌曲的粉丝,这次他微博转了梁人影视的《大梁轶事》的片尾曲发布的消息,众多喜爱这部戏的人也逐渐认识了林殊。

 

这还是麻烦的开头,最大的麻烦就是他在学校都要全副武装自己,尽管还是被他坑爹的舍友们给时不时出卖一下,其他的谈资则是他偶像与实力派兼具这一娱乐圈少有的一面,新人大多就是有颜没实力,所以林殊就成了难得的可以和萧景琰齐头并提的娱乐圈潜质股。

 

林殊和萧景琰也是止乎礼的朋友之交,只是偶尔林殊会像个普通粉丝一样关注着萧景琰的微博,原本不勤更博的萧景琰,因为剧的播出,让更多人熟知,微博除了转载行程和宣传剧以外还多了个自拍。这让林殊忍俊不禁,萧景琰的自拍功力还有待加强啊,他默默的用小号转了他的自拍福利博。

 

等他再细细瞧那自拍的时候,发现房间的一角摆放着那次他给萧景琰摘的桃花,被他给好好的供养着,林殊一愣,随即转了一条“只有我注意到了那梅花吗?看样子新主人很珍惜哟!”,不料却还是和第一次一样,他用了大号转了。

 

转完后他就扶额拍头,嘴上还说,“完了完了····”

 

果不其然,那条微博被抡上了热搜榜,林殊就坐立不安了,他想立即知道萧景琰的想法。

 

就在坐立不安的时候,萧景琰就回复了微博,“谢谢你(爱心)”

 

!!!!

 

林殊大脑当机了几秒,突然在自己房间里大喊大叫,就差没把手机给甩出去,他还以为自己做这些会使到萧景琰误会些什么,没想到他其实并没有多想啊,这样一想林殊除了庆幸但隐藏了些许失落。

 

既不甘心只在朋友位置逗留,也不想破坏现在安稳的感情。林殊矛盾纠结。他像是一个消耗掉了能量的机器人一样,刚刚的疯狂完全不在,人已经躺在床上,直直的看着天花板,脸色愁色渐深······

 

“为什么我连交朋友你们都要管那么多?为什么觉得所有接近我的人都是别有用心呢?”

 

萧景琰在上层的会议室里,朗声沉稳的道出自己的想法。

 

“萧景琰,不要忘了你现在是公司的艺人,他只是个刚出道的新人,根基都还不稳,毕竟是不同组别,带他的经纪人都准备跳槽了,谁知道他会不会把这新人挖走,就等他利用完你就拍拍屁股走人?”

 

“···我相信他!”

 

“你第一次交朋友也是这样,结果呢,还不是被对头公司给挖走了,而且还黑了你!你能难保不跟第一次一样吗?”

 

萧景琰咬紧唇,“·····林殊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对我来说。”

 

“你!你别任性了,景琰,他会害了你的!”

 

这次萧景琰没有回话,直接就不顾礼节夺门而去,迎面就撞上了人。

 

“对不起!”

 

“景琰··”

 

“诶?”

 

 

 

这是萧景琰第一次喝醉酒,应该说他酒量本来就不好,要不是遇上林殊,他也不会跟着他回他家,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萧景琰打破沉默的第一句话就是“小殊,有酒吗?”

 

“······”

 

林殊看着萧景琰阴沉下来的脸,就知道他在公司一定遇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于是他叹口气,二话不说的去家里冰箱里拿出几罐啤酒。

 

萧景琰直接拿过一罐啤酒,“噗嗤”一声拉开了罐环,就直接仰头就灌。林殊都还没来得及劝就又喝完一罐,甚至因为喝太急,萧景琰呛住了。

 

“咳咳!!”

 

“景琰!萧景琰你够了,别再喝了!到底怎么回事?不能和我说说?”

 

萧景琰被林殊止住了喝下去的念头,抬眼,就是泛红的眼眶。

 

被这一双兔子眼给吓到的林殊,只得什么都不顾的搂过萧景琰的肩膀,拍拍他的后背,安抚道。

 

“景琰别怕,怎么了?和我说说你就不难过了····”

 

“就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一听到林殊的安慰,萧景琰就忍不住攥着拳头捶了下林殊的背,脑子里一直都是一开始交托真心时过后的背叛,他就感到无比的失望。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景琰,别怕,不哭。林殊惹你了,你就揍我一顿,别自己一个人钻牛角尖·····”

 

萧景琰听到这话反而下不去手了,只是控制着自己的抽泣,没多久,他抹了抹眼泪,就看到林殊担忧的眼神,他抿抿唇,推开林殊。

 

“我失礼了,抱歉。”

 

“是因为你今天被上司叫过去的缘故吗?因为我?”

 

萧景琰没有回答,但林殊还是猜到了。

 

“景琰,我打算离开梁人,去更大的舞台,但我想让你知道,我····”

 

林殊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隔壁邻居大喊停电了,然后林殊家的等也隐隐闪闪,然后灯就全灭了。

 

黑暗中,两个人倒是会下意识的靠近对方。

景琰身上带着酒气,林殊靠近的时候就闻到了那股酒香。

 

萧景琰夜视不怎么好,他摸了摸周边的物体,拿着手机,开着电筒,电筒一开照到的是林殊的脸,萧景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林殊你的脸在发光!”

 

“·····”

 

林殊觉得萧景琰今晚才是真的放开真性情的时候,喝了酒就更难让他停下来。

 

等萧景琰玩累了,林殊就一个公主抱把他给抱进了房间。

 

看着萧景琰动这动那的小动作,林殊突然很想把他拍下来,心里还想着景琰这样还真挺可爱的。

 

拿出手机对着那喝醉了半抱着枕头嘟着嘴的小影帝拍了一张,林殊的目光柔和。他半蹲在床边,给萧景琰轻盖上了被子,而后伸手捋了捋他的额发,等萧景琰真的睡下去,林殊才在他额头印下一吻。

 

“晚安,景琰。”

 

两个人的呼吸在小小的空间内交错的,林殊一直握着萧景琰的手,两个人,一夜好梦。

 

自那次在林殊家喝醉之后,萧景琰就避着林殊好几天,一方面为了拍戏没时间,一方面则是因为林殊的离开。

 

他一早就听到公司的人说林殊跟着经纪人离开了梁人,这个消息一出,媒体都收到风,想挖梁人的黑幕,可惜都被一句“对不起,无可奉告”给死死的封住。可是萧景琰是清楚的,那天林殊跟他提到过,是因为他想要更大的舞台,而离开梁人,他的新东家一上来就给了林殊去国外进修音乐的机会,起码得去两到三年。

 

林殊离开的那天,他去看了晏爷爷家的梅树,也给萧景琰留了一封信。只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去看。

 

那飞机羽翼飞过金陵的上空留下的淡长痕迹,萧景琰却没有再多留意·····

 

——两年后——

 

媒体的长枪短炮一直就未停歇过,萧景琰应付完媒体的尖锐问题,就坐上公司安排的车开去了剧场。

 

在车里,萧景琰摘下口罩和墨镜,一脸疲色,他靠着车窗,车外的景色一一闪过。

 

“景琰,累吗?”

 

助理大哥贴心的问候道。萧景琰摆了个笑脸,摇摇头。“谢谢哥,我不累。”

 

助力大哥也不是没有眼力的人,没再过问,这几年,萧景琰一直都在关注国外的消息。就想着在那些陌生的西方面孔里能有那一张熟悉的脸。

 

“哥,放广播听听吧。”

 

“哦,好。”

 

调整车里的广播频道,多是音乐。

 

萧景琰闭上眼睛享受这片刻安宁,突然,音乐里插播着一个人的介绍,熟悉的声音让萧景琰顿时坐起。

 

“下面给大家带来我的新专辑,《桃花赋》,献给那个他····”

 

萧景琰攥着手,那是林殊的声音,林殊的歌。

 

“遥寄花枝,赋上情意,君知又不知。腊月寒梅树下,曾和你牵手相握,你的笑你的泪,我都无比珍视····”

 

歌词唱出了他们的过去,萧景琰暗自查了下林殊,这两年,他去国外进修古典音乐,两年出了两张专辑,自弹自唱,自作曲谱。都是古风歌曲,都传达了一些让他都能熟知的故事,这首桃花赋,无疑就是那次腊月寒梅树下,他们的跳脱,放纵。荒唐一梦过去,萧景琰竟觉得无比想念林殊,等快到公司的时候,萧景琰喊了句“停车,哥,我想去买点东西。”

 

“啊?买什么啊我帮你去买吧。你现在···”

 

“哥,我就想自己一个人待一下···”

 

“······”

 

萧景琰全副武装,来到一家据公司不远的音像店,他翻翻找找,找到刻着林殊二字的专辑碟面,微微一笑,伸手去拿时有一只手也伸了过来,萧景琰抬头,看到同样全副武装的人,那双神采奕奕的眸子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他想大喊他的名字,被他捂住了嘴巴,压低了帽檐,他突然抓住萧景琰的手就跑出了音像店。

 

“诶!!还没付钱呢!”

 

“诶,快看,刚刚明明追到这的!老板别挡道!”

 

“别追了,抓着一个人就跑了!”

“啊啊啊啊啊!偶像抓着一个人跑了?好幸福啊啊啊啊!!”

 

“······”

 

不知道跑了多少个街巷,萧景琰满目只有那人高大的背影,这样的放肆奔跑好似回到了那一年寒冬。

 

“别··别跑了!林殊!”

 

“就是这里!”

 

萧景琰抬头一看,是晏爷爷家的庭院,那颗梅树都秃了枝,看来爷爷也是刚理没多久。

 

“你····”

 

“景琰,我给你留了封信,就在晏爷爷这,你找他了吗?”

 

林殊双手按着萧景琰的肩膀,急切想知道结果。

 

“我··我看了。”

 

“那你··”

 

“林殊,欢迎回来。”萧景琰止住了林殊的话头,笑着伸手触摸了他的脸。

 

林殊欣喜若狂,他抱着萧景琰,趁着这四下没人,他大喊了一句,“萧景琰,我喜欢你!”

 

“你!你作死啊那么大声!”

 

“景琰我喜欢你喜欢你···”

 

萧景琰想捂他嘴已经太迟了,只得耳根泛红的背过头去。

 

“林殊,你现在已经和我并肩了吧?”萧景琰和林殊走着,走到了当初林殊拍广告牌的公交站。

 

两个人站在公交站牌看着远处大楼上的巨大广告牌,上面播放了林殊的专辑大卖以及演唱会通知,紧接着就是萧景琰的手机广告。

 

“是啊。所以我才回来找你,果然你也是我粉丝吧?”

 

“臭美吧你,我可没说是你粉丝啊,明明三年前,某人可是我的粉丝呢。”

 

“哈哈,是啊,大神爱上偶像,诶,现在是偶像爱上偶像的偶像,美吧?

“哼,自恋又自大。”

 

“诶,我还是喜欢你喝酒的样子,可爱又通情达理,哎呀我还有照片呢···”

 

“你!林殊!我警告你,快把你手机给我!”说着萧景琰就要去找手机,被林殊给握住手,突然四目相对,林殊微低下头,萧景琰怔住,而后就闭上眼睛。两个人,双唇相碰。

 

  远处广告牌还在不厌其烦的播放着炙手可热的明星广告。

 

而广告牌上的主人公们正在热吻。

 

“啊啊啊啊,是林殊和萧景琰!!”

 

一声兴奋的喊叫打破了这美好的气氛,萧景琰暗想糟糕,林殊则更沉稳,直接按着萧景琰埋在自己怀里,对他耳语道“景琰别怕,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冒险?”

 

“当然。”怀中人目光灼灼,对上林殊的脸,两个人相视一笑。

 

“三··二···一跑!”

 

不管背后多少长枪利炮,不管后面多少头版头条,林殊与萧景琰就这么相扶着走到路的尽头。


评论
热度 ( 129 )

© 歌尽阳关柳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