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阳关柳依笙

胡椒属性,大写的爱胡歌!
坚持以胡歌为中心cp不动摇!
其他cp傅余,情敌组,蛋哈,银桂,业渚,叔侄,风白,都吃!

假如萧景琰是摩梭族姑娘(上)

老师上课的时候提到了这个民族,然后就开始脑洞,结果发现写起来简直太萌,性转慎入!!!上是童年时期,甜甜哒的正太和萝莉!

 @wind  @巧笑倩兮 

---------------------

江风拂过,湖水泛起波澜,远处的山色倒映在清浅的泸沽湖上,闪烁起绿色的光,缠绵的云在远空飘荡,连带着湖中划船的姑娘都像是陷入了仙境,白裙红衣的姑娘们你一言我一语笑闹着,湖岸的青柳婀娜,恰似姑娘们扭动的腰。

 

岸边的沙滩上的孩童们愉快的玩耍着,有一个小姑娘却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她一个人呆呆的看着湖中央划船的姐姐们,不知在想些什么。

“琰琰!”一声叫喊将小姑娘吓了一跳,只见她眨着大眼睛有些愣愣的看着身后的男孩,随即像是有什么汇聚在她的眼睛里,眼看就要留下泪来。

“琰琰,别哭啊,我不是故意的,你陪我玩好不好?”男孩见他差点哭了,也急忙小声的揪着对方衣角道歉,脸色也红红的。

眨了眨眼,叫琰琰的小姑娘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说好,“小殊,我们去那边吧,不要在这里。”然后扯着男孩的袖子去往林子里,那里是两个孩子的秘密基地。

林子里,两个孩子仰面躺在青绿色的草地上,一起静静地看着头顶的太阳和大树的尖顶,任凭树叶飘落。

“小殊,你说,为什么阿姆们(姐姐)那么好看呢?我也想快快长大。”小姑娘开口说着自己的烦心事,七八岁大的孩子已经要漂亮了。

“大概是因为我们还不懂吧.隔壁的扎格哥哥总是说我们小孩子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等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男孩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说着。

“哎呀,真的好想长大~”女孩翻了个身,托着下巴。

“琰琰,你这么好看,以后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的,不用担心!”男孩说。

“真的吗?”女孩红了脸,像是想到了以后长大的样子。

“琰琰,我听到阿姆(姐姐或哥哥,年长的同辈)们在别处学到的歌谣,念给你听。”

“好呀~”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 

嘱彼佳人,备我衣缁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勿用针砧,无隙无疵 

伊人何在,慰我相思

......” 小男孩也不知是怎么记住这样复杂的诗句,念了出来,倒是小女孩脸红红,难得安静。

“小殊,以后你做我的阿注(男朋友或者丈夫)好不好?”

“好...好啊~”小男孩羞涩的应答了。

风清月白,两小无猜。

 

祖母屋里,围着火塘,琰琰听阿(祖母)依讲过去的故事,小殊黏在她旁边,一起聆听老人的教诲,偷偷喝了一口苏理玛酒,辣的吐出舌头,阿依慈爱的看了孩子们一眼,继续讲故事,小殊低下头,赶紧吃了一口水果。

等到天晚了,小殊的阿乌(舅舅)把他带回家,向老祖母道谢,自家的惹乌(外甥)总是添麻烦。

两个孩子依依不舍,互相挥手道别,等待着第二天的来临,或许看阿姆划船,或许在林子里吹风,小孩子世界总是无忧无虑的。

 

过不了几天就是“转女山”的日子了,小殊和琰琰还小,不能参加这种节日,不过可以围观阿姆们唱歌跳舞也是很好玩的。

为此,小殊还特意找自家阿姆学了吹笛子,每个摩挲族的小伙子几乎都会,小殊表示,自己要早点学会,然后吹给琰琰听,琰琰肯定会高兴地!!!

脑补中的小殊直接被阿姆打了一下头顶,格日(弟弟)太调皮也是让人烦恼啊,仔细的手把手调整小殊的姿势,阿姆骄傲了一把,虽然格日调皮,但是聪明啊!不用特意的过于说教,很多东西看看或者听一遍就知道重点是什么。

不多久,小殊已经能简单的吹出一些曲调了,阿姆夸赞他学的快。小殊巴不得赶紧飞到琰琰身边炫耀自己有多厉害。

 

三天下来,小殊已经大致学会了《甲搓括》,这首曲子常用在篝火晚会上,所以阿姆先教他这首歌,还有一天就是“转女山”了,小殊这两天一直在练习曲子,没有怎么去找琰琰玩,也不知道琰琰有没有生气。

晚上,小殊偷偷跑出来,在琰琰的屋子外小声呼喊“琰琰?琰琰?”

屋里刚开始没什么动静,琰琰想着小殊真是个坏人,之前还说要做自己的阿注,结果才多久,就把自己忘了,听到小殊叫自己一直不答应,后来听到一声声的小声呼唤,开始心软了,忍不住打开窗子,探出头。

“琰琰!”小殊喜出望外,激动地又叫了一声。

“叫什么,小殊坏死了,不听”小女孩憋红了脸,不看小伙伴。

“琰琰,不要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男孩揪着衣角开始揉搓。

“哼!”

“我...我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才没有找你玩的。”憋了半天终于说出理由。

“真的吗!”女孩有些激动,很快又想起自己还在生气,又把头扭回去。

“真的!!!等明天你就知道了”男孩这才松开了衣角。

“嗯,那好吧,你快回去,小心阿乌打你”

“啊,那我走了~”男孩松了口气,踏着月光回家去了。

 

第二天,成年的摩梭族人们开始纷纷出动。

天色渐亮,年轻的男子们一个个骑着马,昂首挺胸,向着格姆女神山奔去,你追我赶,热闹非凡,生怕自己追不上同伴们的步伐,嘴里唱着摩梭古老的歌谣,恣意昂扬。

而一旁的姑娘们,盛装打扮,雪白的裙角交错,映出美丽的笑脸,大红的上衣重叠,掩映在青翠的山林里,分外惹眼,似女神漫步。还有的小伙子就在一旁唱着歌儿,看着姑娘们,姑娘们也不顾忌,回以更加嘹亮的歌声。

老人和中年人们微笑的看着孩子们打闹玩耍,虔诚的敬拜女神,希望女神保佑明年风调雨顺,族人安康。

 

琰琰和小殊跟在大人们身后,拉着小手,欢快而又羡慕的看着骑马的男人和盛装的姑娘,然后又一起唱起了女神赞歌,笑嘻嘻的马上就忘记了自己刚刚的郁闷。

 

拜过女神山,汉子们开始赛马,分别组成不同的小队,互相比拼自己的力量,希望吸引自己心爱的姑娘的目光,小殊拉着琰琰躲在一边,小殊看着场内的阿姆们,想了想说“琰琰,我以后一定会比阿姆们都厉害的!”

“嗯,我相信你,小殊肯定是最厉害的”小女孩今天也穿了一身红衣,笑眯眯的点头。

小男孩险些被晃花了眼,红衣小女孩的笑容耀眼至极,他在心中发誓,决不让这样的笑容消失。

--------------------

每年农历7月25日,永宁的摩梭人要身着盛装步行或骑马,去朝拜泸沽湖畔的格姆女神山,这叫"转女山"。其间还要举行赛马、摔跤、对歌等活动,并在山上野餐,摩梭青年男子趁机结交阿夏。




评论 ( 28 )
热度 ( 56 )

© 歌尽阳关柳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