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阳关柳依笙

胡椒属性,大写的爱胡歌!
坚持以胡歌为中心cp不动摇!
其他cp傅余,情敌组,蛋哈,银桂,业渚,叔侄,风白,都吃!

假如萧景琰是摩梭族姑娘(中)

性转慎入!!!

性转慎入!!!

性转慎入!!!

上是童年时期,甜甜哒的正太和萝莉!

(中)即将进入成年,成年礼13岁。

 @wind  @巧笑倩兮 

(上)地址:http://hg1314520.lofter.com/post/1d1a9410_a692e85

-------------------------

接*(上)

场上的活动已经进行了一半,阿姆们开始摔跤,男性的身体裸露在空气中,充斥着汗水和雄性气息,而一旁的姑娘们看红了脸,还在为自己心仪的汉子加油打气,小殊的阿姆现在也在场上,和另一个雄壮的汉子比赛,眼看着两个人陷入了胶着状态,小殊也开始着急,站起来给他家阿姆加油,挥动着小拳头,脸红红的看着赛场,眼里星光熠熠,琰琰的注意力全被小殊吸引,渐渐发起呆来,心里想着:不愧是自己以后的阿注,真好看。

站着的小殊感觉到琰琰的目光也偷偷红了脸,仍然故作淡定的给阿姆加油。

 

摔跤结束,已经到了傍晚,大家开始烧起篝火,男男女女围在一起,大大小小的圈子层层叠叠,合着少女们的红色裙摆,像极了一朵盛开的巨大花朵,小伙子们在中间摇头摆脑,大口的喝酒吃肉,跳跃的火焰点燃了热情,小伙子们开始对歌,这边唱来那边接,有的人已经拉着自己心仪的姑娘跳舞,篝火边一片热热闹闹。

小殊紧张的看着琰琰,周围的阿姆们都在跳舞,还有的唱歌,小殊脸憋得通红,映着跳跃的焰火,真真是好看极了,可惜不是个小姑娘,琰琰心里也是十分紧张,不知道为了什么,倒是比要吹笛子的人还要激动,被琰琰的表情逗笑了,小殊安静下来,吹奏起才学会的曲子,欢快悠扬,和着舞蹈不见丝毫混乱,琰琰就这样静静的听着曲子,忍不住也开始跳动起来,摩梭的姑娘们大多都是能歌善舞的,琰琰也不例外,欢快的乐曲和美丽的舞蹈在篝火旁久久不曾停歇。

一曲结束,琰琰也舞到最后,随着余音缓缓旋转停下,红裙也安静下来,两个小孩都脸红红,苹果一般,喘着气,一起大笑起来,星空格外闪烁,山风吹过,焰火摇曳。

 

(中)

开春后,初雪消融,山顶还是一片雪白,山下已是绿意盎然,一年年山色宛然,摩梭人们来来往往,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

这一年的小殊和琰琰都已经13 岁了,眼看着也要举行成人礼了,就要长大成人了,连小殊的阿姆的孩子都已经长大了,整天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昔日的小孩子如今也做别人的阿乌(舅舅)了,抱着侄子,小殊已经长高了,如今的小殊看起来结实强壮,倒是有了大人模样,哄着侄子,耐心的很。

院外忽然传来少女的笑声,紧接着就是女孩子的呼喊:“小殊,出来玩儿啊~”

听到这一声,抱着侄子的小殊立马跑了出来,看着日渐美丽的少女,颇是自豪,少女因为是一路奔跑过来,鼻尖都是细小的汗珠,阳光照耀下闪着钻石般的光,细细的五官张开了之后,更加美丽,睁大的鹿眼里全是笑意。

这几年里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到13岁都已经要成年了,琰琰笑着对小殊说:“小殊,快,今天达巴(巫师)要给我们占卜什么时候举办成年礼呢!”

“哎!等我一会儿。”回到院里,把侄子带进祖母屋里,交给自己的祖母,小殊就出来和琰琰一起去找达巴。

 

“小殊,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举办成人礼呢?”路上琰琰问东问西活泼的很。

“不知道,每个人都不一样呢。”

“那我们会不会刚好一起呢?”琰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有可能,之前拉鲁家的阿姆就是和格桑一起的,说不定有机会呢。”

“嗯,不对,我才不要和你同一天,我要比你早一天成年,嘻嘻~”少女笑起来。

“嗯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少年宠溺的看着少女。

 

一路上叽叽喳喳的,直到到了达巴家门口,两个人才收敛,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达巴门口放肆,恭恭敬敬的敲门,等着达巴叫他们,过了一会,达巴才晃悠悠的出来,看了他们一眼说“就差你们两个了,赶紧进来。”

吐了吐舌头,琰琰看了看小殊,两个人安静的走进去,屋里安安静静,达巴等他们都坐下,开始占卜。烛火摇曳,一会之后,龟甲上显出什么来,达巴看了他们一眼,说:“你们两个在同一天举行成人礼。”

“真的?”琰琰惊喜,然后又安静的坐下来。

“咳咳,6月24,回去准备吧。”挥了挥手,达巴把他们赶了出去。

 

两人走在路上,琰琰抱着小殊的手臂,笑着说:“你看,我们真的是同一天成年,我说对了!”

“也不知道是谁还不愿意呢”小殊摸了摸鼻子坏笑。

“不是我!”琰琰叉腰。

“哦~~~~~~~~”拖长的尾音暴露了主人的不信任。

 

夏季的成年礼就成了两人的期盼,每个摩梭族人都要经历成年礼,成年礼见证了他们的一代代发展,而每个人的成年礼也分外隆重,所以孩子们都很着急和期盼着成年礼的到来。

当然,琰琰和小殊也不例外。

 

一晃五个月过去了,离成年礼越来越近了,琰琰反而着紧张的不得了,小殊无奈的安慰她:“景琰,别怕。”听到这句话,琰琰倒是真的冷静了下来,“也不是怕,就是紧张呢_(:зゝ∠)_”垂头丧气的,一点没有平时的洒脱。

“紧张什么呢,就和平常一样就好了,还有我呢。”拍拍自己的胸口,小殊微笑。

“嗯!”也许是林殊的微笑给了她力量,琰琰答应着。

--------------------

还没写到成年礼,晚上补_(:зゝ∠)_
今天事好多,以后就要忙起来了Orz

评论 ( 13 )
热度 ( 38 )

© 歌尽阳关柳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