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阳关柳依笙

胡椒属性,大写的爱胡歌!
坚持以胡歌为中心cp不动摇!
其他cp傅余,情敌组,蛋哈,银桂,业渚,叔侄,风白,都吃!

【苏靖】化鹤归(一发完糖)

今天被发了一大桶狗粮,还被拆了cp,结果还要发糖,心疼自己!!!【手动再见】520送狗粮

————————
——庭院种了枇杷一棵,等你化鹤归来。

琅琊的深山里,有庙一座,奇怪的是,庙里香火并不鼎盛,甚至似乎不是为了香火而建的。庙里有一个老和尚,算是方丈,还有两个大和尚和几个小沙弥,有来往的客人或者山中樵人,偶尔遇到雨雪天,就会到庙里小歇。

这天,如往常一样,小王来山里砍柴,山里的天气总是变化莫测,有一次,小王恰好遇上大雨,平常小王只能骂骂咧咧天气不好,但是,那天他恰巧遇上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看起来年纪轻轻,但是面色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说话客气非常,小王这样的粗人也能感觉出像是这样的读书人,还是要温柔对待,于是语气温和,年轻人打着伞对他说如果不嫌弃就随他去前面的庙里休息,小王乍听这话,险些以为遇到了山里的妖精,这山里何曾有过庙宇?

小王面露迟疑,年轻人身边的一个看着像是仆人的说,“大哥,不用担心,前面确有一座庙,我家公子一直住在那里。”

小王半信半疑,想着这样标志的公子也不至于骗自己,就跟着走了,七绕八拐之后,果然见到了一座庙,庙宇青瓦石台,难怪找不到,在这山里可不是看不出来么!

年轻人领他进了庙门自己做了个揖,就慢悠悠的走了,小王看看这庙,赞叹建庙人的心思巧妙,随后一步坐在大殿的蒲团上。

过不多久,来了个小沙弥,笑嘻嘻的问他要不要喝口热茶。小王答应了,跟着去了后门。后门别有洞天,种了满满的青竹,雨打风吹显得更青脆。

手捧热茶,小王开始和小沙弥搭话:“小师傅,你们这庙什么时候建的哩?我在这山里也干了十几年的活了,咋没见过?”
“哦”小和尚摸摸头说,“其实也没建多久,我们这庙建了五年了,平时人烟稀少,而且为了僻静还特意用了青瓦咧~”小和尚倒是活泼大抵是见的人少,所以寂寞的很,跟小王有什么说什么。
“那么,那个年轻的公子是怎么回事?我之前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狐妖哩。”小王拍拍胸口。
“哎呀,那是苏哥哥。哦,为了清静,一直在我们这里养病呢。”
“苏哥哥可有本事了,他好像什么都会呢,我们都喜欢他,平时他会教我们写字念书,还会画画,画的可好看啦´∀`”
小王寻思果然是个书生,可惜身体不好,看着真是个风华无双的公子,比起在集市上见到的那些个公子,这位公子才是人家说的“白衣卿相”。

想着平生能与这样一位公子遇上可算是自己三生有幸了!

想着,大雨渐缓,逐渐停了,小王看了一眼,今天应该不会下雨了,对着小沙弥抱拳,拎起柴火走了。

后院里,那位公子喝了口茶,对着窗外招招手,“飞流。”窗外飞进来一个年轻人,一脸不开心,气呼呼的,像是个孩子。

“飞流,别追了,总有这么一天他会找到我的,是时候了”又喝了口茶,拿起一本书,梅长苏头也没抬,“这么久了,是我欠他……”

“好吧!”飞流也不知听懂没,点点头坐下,在一旁吃起橘子。

庭院里一棵枇杷树,树叶在雨后的阳光下,闪着光,蔓草葳蕤,延至庭门外。

山中无岁月,日子悠闲,如料想的一样,那个人恐怕还没做好准备又或者近乡情怯?不,这不是他的作风,恐怕是怀疑吧?想着那个人的表情,梅长苏又喝了一口茶,嘴里满满的苦。

又是三日,琅琊山外沙尘飞起,有两匹马快速飞奔而来,路边的人家都疑惑,难得有人在这日子来琅琊山,毕竟还在黄梅天,雨总是淅淅沥沥的。等到马匹来到近前,附近的农家打量着马上的人,马背上的男子一身玄衣,脸色有些凝重,又带着些微激动和疑惑。

看清楚了打头那人,农家几个姑娘都羞红了脸,男子虽然抿着嘴,但是一身玄衣不影响他本身的俊秀,恰似君子如玉,烈烈风骨。坐在马上腰杆挺直,保持着军人的姿态。

直到男子走远,几个姑娘还遥遥远望,回过神来互相调笑几句,推搡着继续做农活。

马上的人一直惴惴不安,此时还在确认:“战英,你说,这是真的吗?暗卫是真的找到他了?”“是的,陛下,暗卫见到了他本人,而且看起来虽大病初愈,但是还算健康。”身后的将军回答。

“嗯?”收起飞流手中鸽子,梅长苏扬起嘴角,飞流跟着笑了,很久没看到苏哥哥这么开心了!

“景琰…”喃喃自语,梅长苏饮尽杯中冷茶,心却暖了。

庭院里的枇杷树随风摇曳,身婆娑,影照夜。风里传来淡淡的花香。

梅长苏随手翻开一本书,静静的等着那个人来找他,暖炉燃起淡淡的烟。

是夜,寺门外终于响起“笃笃”的敲门声,小沙弥揉了揉眼去开门,“施主,借宿么?”总会有猎户在夜晚来借宿,但是等到小和尚睁眼抬头时,还是忍不住赞了一声,好俊的公子,继而开始疑惑,怎么这样一个公子会来投宿?这一看就是大家族里的公子,还会到这深山里来?

许是看到小沙弥愣了一下,对方拱了拱手,再说了一遍,小和尚才让他们进门,那公子进门打量了一番,皱了皱眉头,然后问他:“你们这里常常下雨么?”
“会的,山里天气莫测。怎么了么?”小沙弥歪头。
“呃…不没什么。”玄衣公子还是皱着眉。

“对了,你们这里还有什么人么?”
“哦,后院里有一个苏先生,平时都在养病。”
公子听到这话没什么大动静手却抖了抖,眼里突然就闪出耀眼的光的来,好像有了希望。

等到了后厢房,公子转身交代了身后的仆人,然后对小沙弥说:“打扰小师傅了,其实我同那苏先生原是旧友,今天就是来找他的。”
“嗯,我知道,先生说啦,我今天就在等您呢( ´▽` )”
“啊?”萧景琰愣了,原来他早就知道,心里涌起暖意又渐渐变冷,为什么不来找自己呢?

但是还是想要听他解释,为什么呢。这么久了还是放不下。叹了口气,萧景琰放下纷扰的心绪,看着那扇门,忍不住的脚步发软,定了定神终于走了进去。

屋内的梅长苏等到檀香灭了,又徐徐点起另一支香,这时,有人推门而入。梅长苏手揉着衣角,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抬起头看到互相的脸,对视,一句话没说,萧景琰却泪流满面,梅长苏突然慌了神,站起身来,抱住萧景琰,“都是当皇帝的人了,还是这么爱哭”耳边响起的话语让萧景琰心定了,泪水还是止不住,是欣喜若狂也是放下包袱,“景琰,别怕。”喑哑的声音昭示主人也不平静的内心。

摸了摸萧景琰的脑袋,突然就满足了,就这样就好了,这辈子够了,不用担心诡谲多变的朝局,也不用忧心对朋友的伤害。

“为什么不来找我?”
“因为时局不允许,你呀我还不知道?”
“那你为什的后来不来?”
“……”
“是不是蔺晨说的?我都知道了。”
“景琰,我…”嘴利的麒麟才子此时也结巴了。“我知道这些,但我还是想问,但是现在看到你了,我什么也不想知道了。”
“呵,景琰呀。”忍不住笑了起来,过了这么多年,景琰还是那个景琰,夫复何求!

庭院里那棵枇杷树种了五年,等着你回来一起,坐看风起云淡。

———end———
bgm:司夏《化鹤归》

评论 ( 26 )
热度 ( 45 )

© 歌尽阳关柳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