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阳关柳依笙

胡椒属性,大写的爱胡歌!
坚持以胡歌为中心cp不动摇!
其他cp傅余,情敌组,蛋哈,银桂,业渚,叔侄,风白,都吃!

【苏靖】恨天长【国庆贺文(上)】

就是之前的点梗:

未料奈何君先行。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黑化。

————————————

修仙者,便是勘破阴阳,夺得天地造化,方才能历经磨难,成就长生大道。

修者,分为仙,魔,邪,邪者介于二者之间,行事洒脱不羁,全凭心意。

三千大世界,离合界。

“萧景琰,你无处可去了吧!”

“呸,你这魔头,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与你同归于尽!”吐了一口血,一身玄衣的修士咬牙切齿。

修仙者大多样貌清俊,萧景琰也不例外,一双鹿眼,一身正气。

此时,一双大眼睛里全是恨意,他路经长山郡,见到一个魔头正血洗一镇,杀人为乐。凡人命如草芥,一时间,血流成河。

魔修猖狂大笑:“哈哈哈,还差这最后一座城,我便能祭成法器!”

萧景琰心中怒火,一时间就冲了上去,也不管他一个金丹初期,如何比得上一个元婴老祖?

凭着师傅送的一件法器竟也伤了那元婴老祖,那魔修立时就发作了,追上去要杀了他,萧景琰且逃,途中竟突破了金丹中期,可惜,突破若无良好的地方,强行突破只会伤了根本,但也是靠着突破的功力,他也一路逃到了飞雁郡,此处离他师门九耀仙宗不远了,只希望门内的弟子能早些发现。

魔头见他逃到了师门附近,知道再不下手就要有危险了,于是便要狠下心杀了萧景琰,原本他看中萧景琰炉鼎资质,单水灵根,天阴之体,本来男子天阴之体就鲜少,但是男子天阴于修炼更有好处,于是魔修一直犹豫不决,不肯轻易杀了他,如今也有些肉疼。

但修行多年,也分的清轻重缓急,知道再不动手自己就要丧命,千钧一发之际,一白衣修士突然出现打伤了魔头,带着萧景琰逃了出去,那男子也是元婴修为,且遁术了得,魔头见不能的手,不得已离开了。

青山郡,弥天山脉。

“嗯?”迷迷糊糊醒来,萧景琰感觉全身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

睁了眼,一白衣男子正打坐,萧景琰观其气息纯净,知其并非魔道,松了一口气,打量了一圈周围,知是那人洞府,也不说话,不一会儿,白衣修士睁了眼。

萧景琰忙拱手一礼:“感谢道友搭救,九耀仙门萧景琰不胜感激。”

白衣人抬眼看了他,忽而笑了,不笑还好,一笑起来,这修士看起来就分外惑人,萧景琰一直静修,直到金丹才出门历练,哪经历过这些,当即脸就红了。

“不必言谢,这也本是我突生预兆,似与我自身有关,否则我也不会如此。”白衣人说话到也客气

“道友不必如此,是我欠了道友的。”

“你们这些仙修就是婆婆妈妈的,何须如此,我都说了与我己身有关,才出手搭救,不必多言。”

原来这修士是邪修,萧景琰一愣,他从来没见过邪修,倒不是他见识少,主要是邪修大多性情古怪,不喜欢和他人交流,向来独来独往,他又出宗门少,不认得也是正常。

“唉,你小子,怎么惹上了那魔修?”

“我…”

“不用你说,我知道了,你们这些仙修,定是你阻了他杀人,他才追杀你吧?”

“却是如此。”萧景琰低头。

“不用怕,在你伤全好之前在我这里住下便是。”白衣人豪爽的说。

“还未请教道友名讳?”

“梅长苏。”白衣人又笑了笑。

萧景琰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好笑,邪修果然不同,性情古怪,不过却是个好人。

“那萧某就住下了,不过我刚感觉身体比之前要舒服的多,可是道友?”

“嗯,给你用了霜雪草。”梅长苏说。

“霜雪草?太贵重了吧!”霜雪草本就难得,尤其是对水属修士而言,更是巩固根基,获得进境的良药,每每出现,都要一番争夺。

如今这修士居然就这样给他吃了?萧景琰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没什么,我也不是水属,救你倒是刚好。何足挂齿?”

萧景琰见他说的轻松,心里却不好受,这种奇药,哪怕自己用不上,以物易物也是好的,怎么会是刚好?

萧景琰越发下定决心要报这梅兄的恩。

转过头去,梅长苏笑了笑,仙修真好骗,不过以后结为了道侣还这么傻可不好!

原来他一直心中郁结,修炼一途,于他都是平坦的很,不知怎么突然就不安了,推算得知,原来他的情劫到了。

就出去走了走,没想到遇上了萧景琰,见了人,心里才踏实下来,就知道这个人就是他的道侣了。

此后,俩人在洞府里修炼,萧景琰是巩固境界,也修复暗伤。

梅长苏就是打坐罢了。

“景琰,你又输了。”两人闲暇时就下棋喝酒解闷,这回萧景琰又输了,每回比赛,都是以萧景琰输收场,可他本人丝毫不介意。

“长苏,我也不是第一次输了,倒是你,怎么没回见到我输就分外开心?”日子相处久了,萧景琰也知道梅长苏性格跳脱,于仙修不同,也敢开些玩笑了。

“哎呀,景琰,看你输我就是开心呀~”梅长苏今日心情不错,语气都上扬了些。

“( ˙-˙ )”萧景琰无言以对。

“哈哈哈,景琰你太可爱了!”

“⁄⁄/⁄⁄”每每遇上梅长苏说这些话,萧景琰总要脸红。

山中无岁月,就这样过去了十年。

十年,萧景琰与梅长苏心照不宣,一个早就好了伤,不肯走,一个也不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终于,这日梅长苏兴冲冲的进了洞府,拿出一堆用品,笑着对萧景琰说“景琰,我想了这许久,还是说了吧,我们结成道侣可好?”

萧景琰红了脸,却缓慢而坚定的说“好。”一直以来,他都没能忘记当年白衣人飘渺的身影,救他脱离困难,用心用情助他,早生情愫,却以礼相待。

俩人随即以天地为盟,立下誓言,成为道侣,仙途永生。从此大道共通!

——tbc——

本来也有原本的版本,这个故事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后来发现我写不下去了_(:з」∠)_

————————————

原版本:

“萧景琰,萧景琰,萧景琰!!!216号!!!上任了!!!”

“(⊙o⊙)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睡觉的萧景琰揉了揉眼睛。

“你忘了么!你作为快穿办的新员工,要准备工作了!”系统提醒他!

“哦!对了,我都忘了!”萧景琰一拍脑袋。

“系统我呀,真是劳碌命啊QAQ”粉色的球状生物哀叹

“……”萧景琰无语了一会儿说“你能不能不要把q a q说出来?颜文字不是这么用的。”

“你管我╭(╯^╰)╮”傲娇的系统君表示并不想理你。

“好吧,是我的不对,说说看我的任务是什么?”

“你这次要去的是民国时期,你和你的爱人走散了,等到你再找到他的时候你却已经不行了,他后来就追随你而去了,你的任务是让他不要死,而且这次任务是多层次,有内涵的!去吧!”系统君轻轻一推,就把萧景琰同学踢去了民国。

“唉唉唉!那我是女的么!!!”

并没有人回答他,萧景琰已经来到了穿越的地点。

“景琰?”好听的男性嗓音响起,语气温柔中带着点傲气。

“嗯?”萧景琰才发声就发现这是个柔弱的女子声音。(╯‵□′)╯︵┻━┻系统你个混蛋,居然真的是女生!

“没事吧?小鬼子快要到我们这来了,听说我们这里也要沦陷了。你快点好起来,我们早点离开。”声音的主人说。

睁开眼,萧景琰见到一个年轻的男人,一生傲气,看着他却是温柔,脑海里自动浮现了他的名字和资料:

林殊,26岁,共产党人,地下工作组织者,表面是一个老师,和老婆早就结婚,正要转往延安,寻找组织,听取下一步意见。

卧槽,这小子还挺厉害的!萧景琰有点佩服。

“嗯,等我好了,就走吧。”萧景琰柔弱答道。

“好,你先休息。”

两人倒也和睦,萧景琰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林殊有点古怪,难到是我党特性?

“景琰,吃药了。”相处间,萧景琰才发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他这具身子太弱了,他们几乎都没同过房,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不然迟早要有阴影。

一天,林殊在看书,萧景琰不想老是躺在床上,就去书房看他,铁划银钩,字体如人一般洒脱不羁。

【然后不知道怎么写情感发展,就卡了_(:з」∠)_】

评论 ( 11 )
热度 ( 59 )

© 歌尽阳关柳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