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阳关柳依笙

胡椒属性,大写的爱胡歌!
坚持以胡歌为中心cp不动摇!
其他cp傅余,情敌组,蛋哈,银桂,业渚,叔侄,风白,都吃!

【殊琰】你还在这里真好(元旦贺文)

 @wind 小风1.2生日快乐~\(≧▽≦)/~

 

、****连麦旅行****

 

找个熟悉的人,挑个心仪的时间。

 

两人可以在不同地区,但要在同一时间。

 

途中你把看到的灿烂景色转化为语言分享给他。而他也可以微笑着跟你分享他的那个世界——哪怕是路边一朵淡白色野花,说不定都可以牵扯到与野花有关的往事。

 

对方那边的任何声音都逃不过你的耳朵。

包括与旁人带着浓浓乡音的交谈声,鸟雀在枝头唱着的声音,他笑或闹的声音。

 

很美的事情。 @莫方莫烦了 的打赌的梗,我没啥文艺细胞,写出来就这样2333

 

 

————————

 

林殊和萧景琰是从小长到大的兄弟,说是兄弟其实中间也隔了不知道多少代,有的时候他们自己都会忘记原来对方是自己的亲戚。

 

 

两个人从小就是一起长大,萧景琰务实,更严谨,这种性格和他妈妈有关系,他爸爸是不太管他的。

 

林殊看上去比萧景琰更小一些,他总是没心没肺的笑,让人觉得这孩子天不怕地不怕,没人能欺负他。

 

萧景琰初到林殊家里的时候,他俩都还只有几岁,萧景琰的性子从他妈,惯常的拘束,林殊不,他见到萧景琰第一面就觉得人家小哥哥好看,想尽了法逗他。

 

比如带他去看自己一房间的小火车小汽车,或者是和楼下的阿黄斗智斗勇,萧景琰都笑的淡淡的。

 

林殊一度怀疑萧景琰是不是有病,然后他就问出口了。

 

“景琰哥哥,你是不是有病啊?”林殊问这话的时候可担心了,他听说过这种病,得了就不会笑,他觉得一个人不会笑多得可怕呀!

 

“……你才有病。”萧景琰愣了愣,骂了他一句。

 

林殊不解,这意思好像是误会了?不过刚刚小哥哥臭了脸那就还是有表情的?还好还好,林殊安下心来。

 

萧景琰面上严肃,心里可意外,觉得这弟弟恐怕脑子不太行。

 

 

等到上了学,他才觉得弟弟不是脑子不太行,只是精神病而已╮(╯_╰)╭

 

林殊虽然性格有点跳脱,但是真的聪明,老师教的东西他很快就学会了,而且举一反三,他这种性格很得老师喜欢,按理说一般他这样的同学们会比较排斥,奇怪的是同学们还都很喜欢他,无他,这人其实骨子里黑着呢,萧景琰那时候还小不知道什么叫切开黑,后来大了才发现林殊早有预谋。他小时候人前客气大方,从不跟人计较,一副傻白甜的样子,好像只是会学习的书呆子,老师面前装作乖宝宝,老师说什么都是对的。

 

 

可萧景琰知道他的底细啊,这人五岁都能面不改色的撒谎,家长还不知情,就可知他在学校里这样不过是小case。

 

萧景琰作为他的死党兼好兄弟有时候也猜不透这个人的想法,他自己看起来严肃,其实过分单纯,这是林殊对他说的,他觉得没错,事实如此。

 

而且他还傻,守了一个人十几年。

 

他太死心眼,他妈说过,如果认定了就不会回头,所以他妈妈对他的决定很少干预,虽然和普通妈妈的想法不同,可教出来萧景琰也很好。

 

他发现自己对林殊又不太一样的想法的时候不是突如其来的,是日积月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之间已经非常熟悉了,熟悉到萧景琰已经没办法离开林殊。

 

总听人说竹马不如天降,萧景琰哼了一声,他要是能控制自己喜欢天降那就好了,何尝不是一种圆满?

 

高中三年,他也看见过不少周围的早恋情侣们,毛头小子们还不知道怎么负责任就只想着快乐就好,姑娘们傻不拉叽,对于爱情飞蛾扑火。

 

他看着分分合合十分冷静,他的舍友曾问过他,景琰你没想过谈一场恋爱试一试?

 

他好像回答:“如果不是对的那个人,又有什么意义?”

 

舍友笑了笑,表示不懂学霸的想法。

 

他哪是不想,他不过是在等一个人,等他做好准备也等自己做好准备。

 

好在,林殊没有让他失望,也是,在他的记忆里,林殊从没有让他失望过。

 

怀着年少青葱的梦想,他们各自考入理想的大学,学神和学霸都不曾失手,约定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不同的是,一个是文科,一个是理科。

 

 

大学里面,他俩这样的情侣也有,好兄弟也有,彼时还没在一起的两人都在互相试探。

 

 

“景琰,放假了准备回家么?”

 

“嗯,你呢?”

 

“我不太想回去,我想去外面旅游。”

 

“好。”林殊总是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所幸萧景琰都很支持他,或者说不反对。

 

“我会给你带礼物的!景琰你想要什么?”看得出来,林殊对于这一次出行兴致勃勃。

 

“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你看着给就行了。”

 

“好,那你就等着我。”

 

萧景琰笑着答应。

 

林殊又跟他说了会闲话,无非是谁今天被甩了哭了,谁和谁谈了恋爱之类的。萧景琰挺佩服林殊的,虽然是个切开黑,平时却也不是彬彬有礼类型的,反而热衷于八卦。

 

几天时间走过,到了林殊要出行的时间,萧景琰站在火车站台上看着林殊笑着对他挥手,突然有点羡慕,林殊可以常常有一个念头就去实现,他不行,他过分安稳,他习惯了呆在一个地方,只等着一个人出现,走近。

 

目送林殊走远,萧景琰慢悠悠的晃回家,准备找个事干,不然漫长的暑假只写作业未免可惜,况且也没什么作业可写,他不喜欢出去玩,在家附近找份零时工还是可以的。

 

 

回家路上他顺便看了看周围的店铺有需要招工的么,刚巧看到一家甜品店,招工,于是进去问了老板。

 

老板是个小姑娘,听说自己创业开了这家甜品店,最近比较忙,准备招个人帮忙,她看萧景琰觉得长的不错,而且气质清冷,简直不要太吸引小女生了。

 

萧景琰20岁,小老板娘觉得他不错,就这么定了,让他明天就来上班。

 

“对了,我叫柳生香,你看起来挺小的叫我柳姐就行。”

 

“好,柳姐。”

 

回家他和爸妈说了这事。

 

“不错,你去外面多体验生活也好,不能老是闷在家里读书。”萧爸爸说。

 

“甜品店不忙吧?你自己要注意身体。”萧妈妈操心。

 

 

“嗯,我会的。爸妈,你们放心。对了,妈,甜品店夏天有空调,没到高峰期的时候也不忙,不用担心我。”

 

“那就好,那就好。”

 

“我回房间了~”萧景琰安慰了父母以后回了房间,看书的时候想到了林殊,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停留。

 

冒着香气的茶渐冷,他才发现自己竟发呆发了那么久,摇了摇头,拿起书继续看。

 

林殊上了火车就开始想念了,可他想去外面看看,替萧景琰一起,把他那份也看了,萧景琰不愿意离开,那他就帮他走遍四海。

 

日子安安稳稳的过去,萧景琰逐渐习惯了在甜品店忙碌的日子,也学着去适应林殊不在身边的生活。

 

一天下午,他正忙完,坐在椅子上喝水,接到了一通熟悉的电话。

 

“喂,你好?”

 

“景琰,是我!”

 

“小殊?你怎么突然打电话来了?”

 

“想你了,更想和你分享这里的景色!”

 

“你等等。”

 

萧景琰捂住电话,去和柳生香请假,柳生香想着今天也没什么要忙的就准了他的假。

 

萧景琰这才出了门,继续接电话。

 

“景琰,你在打工?”林殊一猜就准。

 

“是啊,不然暑假太无趣了。”

 

“挺好的,我给你讲讲我这里现在的样子吧。”

 

“好,我听着。”

 

 

“迎面吹来的是暖风,但不算太热,摇船的小妹正要靠岸,卖豆腐的王大哥刚准备收摊,河水流过我脚下,你听到了么?”他放低手机,让萧景琰听水流的声音。

 

“我听见了,你上船了?”

 

“嗯。”不甚清晰的传来一些攀谈声,好像是林殊在和谁交流。

 

“浓好呀~”听见了一句姑娘的问好,然后就是害羞的笑声和水声还有叫卖声,从手机的另一头传来,清晰得仿佛能触碰到另一个空间的人和事。

 

 

萧景琰来了兴致,他想给林殊说说他现在的所处的空间。

 

“天空开始泛黄了,太阳就要落下了,街边有好几家我们常吃的小摊开始叫卖。李叔,今天我不吃,谢谢啦……一辆公共汽车刚从我身边经过,是红色的火锅招牌广告,我突然想吃火锅了。”

 

“我也想吃火锅,景琰你可别勾引我!”

 

“水上的路不好走,我过桥洞了。过桥洞可有意思了,像过隧道,但是慢悠悠的,看着两岸的人走过,连风都精致了起来。”

 

“我听到卖糖葫芦的了!”

 

“是有,你居然听到了,哈哈,我尝过,味道很好,甜而不腻,里面的山楂都是新鲜的。有空一定要带你来看看!”

 

“好。”萧景琰觉得外出游玩也许真的是不错的选择?

 

“隔壁家的小姑娘和他邻居在打羽毛球,风吹过去落到我面前了。”

 

依稀可以听见小姑娘脆生生的说谢谢。

 

“等我回来咱俩去体育馆,对了,不如一起游泳?”

 

“好啊。比赛吧,输的人请吃火锅!”

 

“一言为定!”

 

一路上交换着彼此在不同的空间的见闻,一些平常的事情也变得有意思起来。听林殊淡淡叙说远方未曾见过的风景,很美。

 

 

絮絮叨叨说了一路,萧景琰忽的放开了一些心里的结。他躁动了很久的心渐渐安静了下来,好像冰雪消融,山川旭暖。

——————

 

想着那一天,萧景琰忍不住露出笑容。“笑什么?”林殊问他。

 

“想起来那个时候我们俩用电话参与了一场时空旅行,真是怀念啊~”

 

“我那时候特别想你。”

 

“嗯。”我也是。

 

还好,我们没有错过。

评论 ( 8 )
热度 ( 52 )
  1. wind歌尽阳关柳依笙 转载了此文字
    謝謝你@抱着阿绫一起过期末的歌尽 這篇交換說著風景事物,淡淡的暖暖的甜甜的。很喜歡!
  2. wind歌尽阳关柳依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苏靖元旦日
    元旦第三發!

© 歌尽阳关柳依笙 | Powered by LOFTER